不管我多么努力,孩子愛力克帶回家的成績單上總是寫著C。我開始懷疑起自己。為什么我沒辦法激發他或是助他成功呢?我覺得他若無法念好書,肯定無法創造自己的生活,無法養活他自己,更無法建設以后的家庭。
    愛力克在16歲時觸動了我。那時我們正坐在客廳,電話捎來了我79歲老父親因心臟病突發去世的消息。 
    “爸爸”愛力克這么叫過他,在愛力克5歲前,這的確是我父親所扮演的角色。在我丈夫晚上必須工作的那些日子,是父親帶他去剪頭發、吃冰淇淋、跟他打棒球 的,父親是他的第一個好朋友。當我父親離開我家,搬回故鄉后,愛力克仿佛若有所失,對愛力克來說,深愛的外公的電話和來訪變成了生活期待。
    當我們走進喪禮接待室時,我感到愛力克牽起我的手。上百名絡繹不絕涌入的朋友上前來安慰我,跟我一起分享了對父親的記憶。我突然發現愛力克不見了,我轉過 身看了看房間,發現他在靠近入口的地方,正在幫那些需要扶住梯子或扶住門的老人們,那些陌生人有的帶著助步機,有的帶著拐杖,許多人上前向父親致意時,會 靠著他的攙扶。那天稍晚,喪禮司儀提醒我還要再找一個抬柩者,愛力克馬上說:“先生,我幫得上忙嗎?我小的時候爸爸就帶著我,現在該我帶他了?!碑斘衣牭?這句話時,就一發不可收拾地哭了起來。
    從那一刻開始,我知道自己絕不能再苛責兒子考出更好的成績,因為那個理想形象根本就比不上我兒子好看。他的同情心、關懷以及情感,都是上帝賜給他的禮物,沒有一本教科書教他這些事情,沒有任何框框里的分數可以傳達愛力克所擁有的那些特質。